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协会官方微信

对2016年有色行业运行情况的分析 2016年02月16日浏览次数:2014 作者: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当前,世界有色金属市场进入深度调整阶段,我国有色金属工业发展面临严峻挑战。2015年12月,中经有色金属产业景气指数为11.3,较上月略有回升,但依然在“过冷”区域运行,行业发展的弱势局面短期内难以扭转。

  对当前产业发展形势的分析

  由于各方面的风险不断集聚,当前行业发展的风险和挑战增加。特别是美元走强,国内经济运行下行压力加大的宏观经济环境,导致国内外市场有色金属价格低迷的态势,还将持续一个较长时间,不会像2008年那样较快反弹。因此,2016年行业运行可能更困难。

  一是有色金属供应过剩局面还会持续。铜、铝等有色金属是国际贸易的大宗商品,国际化程度很高。分析市场供需,不但要看国内市场,更要看国际市场。过去一个时期,由于价格上涨,引发大型有色金属矿山项目和电解铝项目的集中建设,到目前为止,新建铜、锌、镍等矿山产能,以及电解铝产能还在不断释放,加剧了市场供应过剩局面。2016年,在中国产量减产措施得到落实的前提下,预计全球电解铝产量仍会达到5600万吨以上,与2015年基本持平,供应过剩的局面不会改变。2016年世界矿山铜产能还将继续增加,将突破1750万吨,比2015年增长3.6%,且目前没有出现大规模减产迹象,必将导致供应过剩局面延续。在嘉能可公司矿山锌减产50万吨措施得到落实的情况下,预计2016年全球矿山锌供应量将减少80万吨,但还要消化2012年到2014年期间世界锌精矿金属过剩量100万吨。从供需形势分析,国内外有色金属市场不容乐观。

  二是金融杠杆的负面作用显现。主要有色金属具有衍生金融商品属性,在市场活跃期间,其金融地位上升,成为融资的重要工具,金融杠杆成为推动价格上涨的重要动力,也对企业经济效益的提升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随着市场出现疲软,有色金属的金融地位明显下降,金融机构对企业抽贷的情况时有发生,金融杠杆成为加速价格下滑的润滑剂。在去杠杆的作用下,不少有色金属生产企业资金链越绷越紧,凸显了经营风险。

  三是国内外市场融通问题亟待解决。随着全球有色金属市场竞争的加剧,贸易摩擦不可避免。2016年,我国有色金属产品出口面临的形势将更加严峻。特别是铝加工产品出口,有可能出现下滑,这将严重影响国内铝消费的增长。

  对2016年产业运行情况的预测

  从当前产业发展形势分析,2016年行业运行面临不少困难。

  一是生产增速下降。为了化解供应过剩局面,中国有色行业必须主动作为,加强行业自律,采取自主减产措施。预计2016年,中国十种有色金属产量增幅将出现明显回落,可能在6%左右,大约5400万吨。其中电解铝产量在3300万吨左右,同比增长3%。

  二是投资继续调整。预计2016年,中国有色金属冶炼项目投资将继续下降,矿山和精深加工项目投资增幅回落也将更加明显,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可能出现负增长。

  三是贸易下滑难以改观。2016年,中国有色金属进出口贸易有可能继续延续下滑局面,但降幅趋缓,预计同比下降10%左右。其中,进口额同比预计下降10%左右;出口额同比预计下降5%左右。

  四是价格走势疲软。预计2016年国内外市场主要有色金属价格依然在底部徘徊。其中,国内市场铜、铝、锌、镍年均价分别比2015年下降7%、6%、6%和3%,约为3.8万元/吨、1.15万元/吨、1.45万元/吨和8万元/吨。

  五是企业效益下滑。受市场价格影响,预计2016年中国规模以上有色金属工业企业实现利润难有起色,同比下降10%左右。其中,矿山企业利润下降30%左右。

  从当前情况分析,2016年,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发展的宏观环境不容乐观。但是,必须看到,有色金属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支撑材料的地位没有变。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轻金属结构材料对钢铁、水泥、木材等传统材料的替代作用明显。上世纪80年代,中国提出世界有色金属消费量占钢材消费量5%的概念,而现在发达国家有色金属消费量占钢材消费量的比例均有明显上升。2014年,美国有色金属消费量约为840万吨,钢材消费量约为9890万吨,占比为8.5%;日本的占比为6.7%;德国的占比则高达11%。与之相比,当年中国有色金属消费占钢材消费量的比例是6.2%,仍明显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这表明,中国对有色金属的需求还没有到顶,拓展应用还有空间。

  促进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建议

  有色金属中高端产品是有市场前景的,政策调整也存在空间。因此,只要围绕供应侧的结构性改革不懈努力,相信中国有色金属工业面临的困难是可以战胜的。

  2016年,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的结构性调整,主要是围绕“禁、退、减、并、转、升”几个方面做文章。

  首先,是坚决贯彻国务院化解产能过剩的方针政策,禁止国内有色金属冶炼和一般加工产能盲目扩张。由于多种原因,目前还有部分新建有色金属冶炼和一般加工产能的产能在陆续开工建设和投产。所以,要在源头上控制新增产能,在“禁”字上做文章,坚决贯彻执行国家相关政策,通过强化监督检查,查处违规新建项目的典型案件;坚持对新建电解铝项目实施等量置换或减量置换政策等措施,杜绝违规新增电解铝产能的行为发生。同时,要参照处理电解铝新增产能的办法,加大对铜镍冶炼、铅锌冶炼、钨钼等稀有金属冶炼产能过剩问题的处置力度。

  其次,是加快缺乏竞争力的产能退出市场。目前有色金属工业国有企业中亏损的较多,集团下面普遍都有长期亏损、扭亏无望且难以退出的企业。对于这些企业,要按照“一企一策”的原则,综合施策,通过市场化兼并重组和依法破产进行处置。重点是两个方面,一是加大中央和地方财政投入,完善社会托底政策体系,解决“僵尸企业”人员安置问题。二是支持商业银行对“僵尸企业”的不良贷款、呆坏账加快处置,促进“僵尸企业”尽快顺利退出。总之,需要尽快完善退出通道,促使“僵尸企业”加快退出市场。

  第三是加强行业自律,联合限产、减产。在市场价格低于行业平均生产成本线,导致全面亏损的情况下,企业加强自律,自主采取联合限产、减产措施,既是维护自身利益的必然选择,也是恢复市场供需基本平衡,抗击投机资本恶意做空有色金属期货的主动作为。因此,在充分尊重企业市场主体地位的前提下,通过市场预警等行业自律活动,推动企业按照市场规律,根据市场供需变化,自主决策,采取减产限产措施,可以得到全社会的谅解和支持。

  第四是加强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要积极推进有色金属工业企业的跨地区、跨行业、跨经济类型的兼并重组,促进资源要素向优势企业集中,提高产业集中度。形成既不产生垄断,又具有市场影响力;既要有序竞争,又不恶性竞争的行业和企业组织架构。特别是在处置“僵尸企业”的进程中,要坚持产能置换原则,多兼并重组,少关闭破产,实现资源、资产的有效转换。

  第五是积极开展国际产业合作,实现产业跨国转移。当前世界经济进入新一轮深度调整,大宗商品价格处于低谷阶段,有色金属市场也进入本轮经济调整的下行通道。抓住这个时机,利用我国有色金属冶炼、加工的技术、资本、管理优势,加快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实现跨国转移,全面提升企业的国际化经营能力,开拓产业新的发展空间。

  第六是加强技术改造,促进产业升级。当前我国有色金属工业总体处于国家产业链分工的中低端环节,依靠技术创新,加快技术改造,发展深加工,提高附加值,增加有效供给,是产业进一步发展的方向。这不仅可以形成当前的有效投资,而且有利于形成长远增长的动力引擎。要通过创新国家财政对企业技术改造的支持方式,鼓励企业加快技术改造步伐,加大对开发航空用铝材、海洋用钛材,核电用锆材、新一代信息技术功能材料、数控机床刀具等高端产品的支持力度,实现产业向中高端转型升级的跨越